铁算盘

赣州“脐橙之父”的“三傻”“三甜”
发布时间:2019-09-10

  五月二十三日,信丰县大塘埠镇长岗村,“赣南脐橙第一人”袁守根(左)在客乡橙园里指导果农、传授种植脐橙的经验。

  “只有傻瓜才种脐橙。”谈起20多年在脐橙园里风吹日晒的辛苦,64岁的橙农康登明禁不住自我揶揄道。

  如此说来,他的“脐橙师傅”更是傻上加傻了。康登明说的“脐橙师傅”是被誉为赣州“脐橙之父”的江西赣州信丰县78岁袁守根。

  “6月中旬脐橙已经有乒乓球大了,这两天是关键时期,要严控夏梢。”“脐橙师傅”退休多年依旧闲不住,还经常“钻果园”。

  袁守根其实是“异乡人”,出生在浙江诸暨袁家村。当时算命先生说“命中缺木”,父母就为他取名“守根”,巧合的是他确实“命中注定”“守着”果木过了一辈子。

  56年前,袁守根从江西共大总校(江西农业大学前身)林学专业毕业,被分配到信丰县,成了一名林业技术员。

  在西牛林场,袁守根发现当地林木繁茂,果树只有零星的梨、桃以及一些房前屋后的酸橘子,并不能给农民带来多少收益。“老家浙江盛产蜜橘,如果信丰也能满山种上蜜橘该多好!”袁守根灵光一闪。

  袁守根只身前往浙江温州,差不多把所有交通工具都坐了一遍,往返折腾半个月,带回1000多株橘苗。

  功不唐捐,几年时间,他还就整出了名堂,果园面积达100多亩。这批蜜橘,开始让信丰尝到了种水果的“甜头”。

  “傻人有傻福。”缘起工作上的联系,袁守根结识了西牛苗圃女员工顾佩荃,并在4年后“修成正果”。

  县里提出要扩大蜜橘种植规模,创办信丰园艺场,规划设计的任务就压在了袁守根肩上。与此同时,他一直在寻找最适合赣南土地的那一棵“苗”。

  1970年冬,已在信丰县安西园艺场担任技术员的袁守根前往湖南邵阳选购蜜橘苗,得知那里有一个新品种叫“脐橙”,便“自作主张”带了3捆156株回信丰。“当年脐橙在湖南生长并不理想,我想在赣州试一试。”

  要把一件没有先例的事情做成可不容易。“只能加倍照顾好这些‘宝贝’了。”为管护方便,袁守根特意将橙苗种在住宅后的小山包上,不知道多少个不眠之夜,睡不着的他半夜翻身下床直奔小山头,跟脐橙宝贝们“说说话”。

  汗水浇出成果。4年后的秋天,当袁守根的“客家话”越来越“地道”,越来越像“江西老表”时,种下的脐橙也挂果了,收获400斤。一直担心脐橙“水土不服”的袁守根这才放宽了心。他和他种下的脐橙都已悄悄在这片“红色”土地上扎下了根。

  “当年赣州外贸公司要了一些脐橙到广交会展览,来自香港的客商不相信赣南能生产脐橙,误以为是从美国进口的。”讲起往事,袁守根哈哈大笑。

  从“不相信赣南能产脐橙”,到如今脐橙成为赣南支柱产业,成为百姓“摇钱树”,袁守根的“傻劲”功不可没。

  除了殚精竭虑引进脐橙、退休也不闲着——“有福不享”的“一傻”,还有“有官不当”的“二傻”。四十多岁的袁守根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的脐橙树也站稳了“脚跟”。眼瞅着仕途顺利的他,竟然放弃进机关的机会,“不思进取”又“傻傻地”回归本行,用他的话说,“还是离不开农业,离不开脐橙,这样实在一点。”

  正是因为袁守根的“实在”,也才有一批脐橙“追随者”的加入,脐橙的种植规模也从信丰扩展到整个赣州。2005年赣州培育出本土早熟品种“赣南一号”,接着“二号”“三号”等也在这些“傻瓜”们的努力下不断本土化,从移植到扎根,再到本地生出“新根”。

  有钱不挣,可谓袁守根的“三傻”。退休后,很多种植脐橙的果园大户和企业争先请他当顾问,酬金丰厚。“做顾问可以,我尽所能提供帮助,”袁守根先答应后拒绝,“但不拿钱,端了你的碗就要受你管,我就没法为其他人服务了。”

  历史上,赣州是共和国的摇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所在地,也是红军长征的出发地。现今,红色土地上续写了“橙色”传奇,脐橙结出了“甜”果,成为赣州的“当家树”,赣南也成为“脐橙之都”。去年,赣州脐橙种植面积达到156万亩,品牌价值超过600亿元。

  “一棵脐橙树,相当三口猪”。脐橙是老区人民脱贫致富的“摇钱树”,百姓的日子越来越“甜蜜”。

  甜到日子里,才能甜在“嘴”里。脐橙在赣南枝繁叶茂,袁守根“桃李满天下”,徒弟遍果园,提起“袁师傅”,个个竖起大拇指,口口相传把他尊为赣州“脐橙之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