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韩国出生率持续降低 人口或将出现负增长--韩国频道--

  发布于 2020-11-18   阅读()  

  人民网首尔11月13日电(曹翔宇 杨帆)韩国出生率连年下降,今年新生儿人数更是刷新了历史最低记录。韩国统计厅发布的《8月人口动向》调查报告显示,8月韩国新生儿数仅为2.2万余人,较往年大幅减少。另外,韩国人口已连续10个月自然减少,预计今年韩国将出现史上首次全年人口负增长。

图片源自韩国统计厅

  韩国出生率为何越来越低

  据《朝鲜日报》报道,1958年韩国新生儿人数约为100万,此后直到1974年,每年都有95万到105万人出生。进入80年代后,每年的新生儿人数不断减少,82年为85万,91年则只有71万。这一下降趋势在“千禧年”之后更加明显,2003年的新生婴儿人数仅有约49.5万,2019年则减少至30万左右,不到六七十年代的三分之一。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最多只有28万人出生。另外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韩国的结婚登记数量大幅减少。有专家分析,明年韩国的出生率将再创历史新低。

  韩国人口和资源过度集中在首都圈的问题一直存在,这被认为是导致出生率降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据统计,韩国5000万人口中有一半左右集中在首尔、京畿、仁川等首都圈都市,其中25到34岁的年轻人更是过半数都选择在首都圈生活。因为首都圈人口稠密,资源又有限,人们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激烈的竞争中。特别是高企的房价和高昂的教育成本,在很大程度上浇灭了人们的生育热情。很多民众都抱怨,虽然收入比以前高了,但是生活压力似乎越来越大,不是“不想生”,而是“不敢生”。

  另外,韩国许多女性对生育都抱有抵触情绪。很多韩国女性表示,生孩子以后不仅经济压力倍增,还可能在职场遭遇不平等待遇。因此,韩国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不断向后推,近年来更是突破了30岁大关。有数据表明,今年1至8月,韩国结婚登记数量仅有14万1400对,与去年同比下降了10.3%。

  不仅是女性,当下韩国社会“恐婚”的年轻人不在少数。经调查,在韩国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中,有近一半的人表示不想结婚。“与其结婚,还不如把挣来的钱投资在自己身上,享受自由的生活。”这是很多首尔年轻人的心声。

  随着观念的改变,结婚和生孩子已经不再是年轻人的“人生必选项”,因此短期内想要扭转不断走低的出生率,并非易事。

  今年韩国人口或将首次出现负增长

  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8月人口动向》显示,今年8月新生儿数量为2万2472人,与去年同比下降7.8%。1到8月出生的婴儿总数为18万8202人,比去年同期(20万8018人)减少了9.5%。

  与生育率的不断降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死亡人数的上升。今年8月,韩国死亡人数为2万5284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6.7%。单月人口自然减少2812人,再次刷新年内最高纪录。从去年11月至今年8月,韩国人口已连续10个月自然减少。按目前趋势来看,今年韩国出现史上首次全年人口负增长的可能性非常大。

医院里的新生儿 裴?基摄

  各级政府多管齐下鼓励生育

  为了提高出生率,韩国各地方政府纷纷颁布优惠政策鼓励生育,各城市都有相应的育儿资金补贴制度。一般来说,与首都圈城市相比,地方城市发放的育儿补贴更高,这是为了分散首都圈过度集中的人口,实现地区间人口平衡。

  据了解,首尔地区市民在生第一胎时可一次性获得10-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00-1800元)育儿补贴,第二胎的金额则提高到了30-1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0-6000元)。与此同时,政府还决定减免未满一周岁婴儿的医疗费,减轻家庭的育儿负担。忠清北道堤川市近期推出了"住宅资金补贴"方案,为有孩子的家庭提供住宅补贴。一个家庭内出生的婴儿越多,补贴金额就越高。此方案最多可惠及三胎,第三胎可获得51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的补贴用来租住或购买房屋。

  虽然政府已经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但收效甚微。几位接受采访的年轻人表示,跟抚养一个孩子的费用相比,政府的育儿补贴金额实在是杯水车薪。

  韩国首尔大学保健研究院教授赵永泰在接受韩国某媒体采访时表示,想要提高出生率,必须先解决人口过度集中在首都圈这一问题。因为年轻人面对激烈的社会竞争,“生存本能会压制生育本能”,如果不能减轻人们的生活压力,“鼓励生育”只会变成一句空话。 

  →→更多社会新闻

(责编:申玉环、吴三叶)